訪談:我的豹二乘組員生活Part.1翻譯

官網上有一大篇分成三段對一位豹二成組員的訪談,看過覺得相當有趣決定做翻譯 以下是原文:https://aw.my.com/us/news/general/i⋯⋯
翻譯內容:
AW吸引來自各種環境的玩家,其中許多是現役軍人。一位名為Dennis的玩家,論壇名稱ADSL,願意回答一些關於他工作的問題—目前他是德國軍隊聯邦國防軍的豹二乘組員。
是什麼讓你從軍?
我在70年代末出生於德國並在我的居住地見到許多演習及軍事活動。在我家旁邊的樹林裡,有很多的士兵和戰車,尤其在夏季。美國人、荷蘭人、當然還有德國人總是把他們的東西藏在那裏。那是一段非常不同的時間,冷戰正值高潮,北約組織和華沙公約組織之間的緊張關係也非常公開。我和我的朋友們很喜歡加入士兵們,分享軍糧,坐在裝甲車或戰車上。對於士兵來說,跟他們的日常工作相比這也是種不同的體驗-尤其是那些來自美國的-這是他們第一次與德國人正面接觸。許多美國士兵來德國是因為REFORGER演習,有些人之前從未來過。對我來說,這時我決定了要成為一位戰車乘組員。
稍後的人生裡,在我完成學業和第一份學徒工作後,我決定加入軍隊已獲得對事物不同的看法。我依然喜歡戰車,我著迷於他們龐大的尺寸和聲響。
1024px-leopard_2_a5_der_bundeswehr
在90年代末期加入德國軍隊與現在不同。所有的年輕男性通常要在軍隊裡做10個月的國家服務(在1990年後大幅降低)或是他們不想碰武器可以選擇社會服務。不過10個月的服務無法吸引我:你不能真的選擇去哪裡、沒有機會升到更高的階級,當然薪水還很低。我決定自願延長服務時間,可以根據專業和教育程度選擇延長的時間(2、4、12年)。我選擇成為一名士官,包含一份4年的合約。我自願並通過所有測驗到達計畫招募經理面前,他問我:
“好,你通過了一切現在可以選擇除了傘兵以外的幾乎所有選擇,所以你想去哪裡?”
然後我說的第一句話是:
“不管在德國的哪裡,我想在豹二上服役!”
接著他回答:
“什麼,你當真?你什麼都能做,包含作為更高階的預晉升士官!這不適用於坦克乘員的事業!”
我只說了一句:
“我沒興趣不做事就獲得好處,而且我不怕弄得一身髒,給我一台戰車就對了!”
於是六個月後,我在德國最有名的戰車營Panzerlehrbatallion93在蒙斯特開始我的任期。
可以告訴我們你服役中的一些最佳時刻?
嗯,這是個很好的問題,你可以再說一次嗎?我耳邊有一些奇怪的聲音!
以上純屬玩笑,儘管傳聞很多,我們會在自己的耳機底下戴耳塞。是的,令人難以置信的我們會在耳朵裡塞上Ohropax耳塞再戴上耳機。如果你調整正確,你依然可以理解無線電傳來的訊息,同時保護耳朵免於主砲巨大聲響的損害。
說實在在戰車裡主砲的聲音其實沒那麼大。這聽以來很奇怪,卻是真的。你通常只會聽到砲尾和運動造成的“Click – clonk”聲。Clonk聲基本上是砲彈底端不燃燒然後掉進砲塔籃產生的。
其他的影響就密集許多,特別是一開完砲後的衝擊。你會感受到戰車震動當砲手一按下開火鈕然後一些塵土通常會從打開的艙口跑進來。當裝填手塞入下一發砲彈時,往往會有煙從打開的砲尾跑進來。
第一砲—是一種冒險。這就像許多人類第一次做的事情。他們知道會發生什麼,不過他們不會真的知道是怎麼回事直到事情發生。
士官或選擇了士官職業生涯的新兵會在一次特殊課程裡開他們的第一砲。所有要成為車長的士官必須通過這個課程,我們叫他“士官課程第二部分”,他通常在你加入部隊大約9個月後開始。課程中你不只學習如何操作戰車(這你之前已經受過訓練),還要學習怎麼用那些設備訓練新兵、如何正確操作戰車、如何指揮裝填手、砲手、駕駛。然後很顯然的,你會受到額外的射擊訓練。
做為課程的最後步驟,新兵士官要參加射擊認證。你必須通過此步驟以獲得最終認證才能成為豹二的砲手。
1024px-leopard_2a4_austrian
所以,第一砲感覺如何?
其實,那天充滿了刺激,我們大多數人已經看過戰車開砲,不過看著你身旁的戰友射擊並慢慢接近道你成為下一位射擊的顫慄感令人十分振奮。然後,你就坐在砲手位上了—在我的情況,我能夠先在砲手位上試射一發再去當戰友的裝填手。你先調整光學儀的個人設定、檢查座位,最後車長會跳進來,實際上減少了你必須移動的空間。我們檢查所有FCS系統的設定,例如系統故障設定、準心設定、溫度和風速(豹二不像艾布蘭,我們德國人發現風速檢測這個系統太不準確所以不使用)。
最後,我們的排—戰車以排為單位做射擊—從無線電收到為下一輪射擊做淨空的指令。我們移動到射擊範圍並開始裝填主砲和同軸機槍。砲手回報“KE geladen, Sicher getastet!"
作為最後一步,我們把雷射鑰匙插入設備並解鎖(在德國,豹式雷射指示器使用前要先解鎖,就像其他任何武器一樣)。感覺像是一小時的幾分鐘後,目標出現了。你在射擊範圍看到的戰車目標是電子控制的木質紙擋板。他實際上看起來不像真的戰車,只像戰車的剪影。
他們有幾種不同的尺寸,取決於要表現戰車的正面或側面。我發現的第一台是正面的戰車,所以基本上是攻擊中的戰車。
“Panzer, Entfernung 1400, steht”
這代表“戰車距離1400公尺,測距儀無閃爍”。雷射測距儀可以接收不同的反射,取決於砲手目標周圍環境在雷射測距儀的範圍內與否。有時候,我們必須接收到多次反射才能計算距離,因為系統是建立在只使用後最後和最遠反射(在豹2A4的情況下)。
這次,目標大到足以占滿整個瞄準圈,代表我在1400公尺得到穩定的反射。
經過一些我沒認真聽的無線電通訊,車長重複“Erneut lasern”(再次測量距離),所以我再次測得距離,重複整個流程然後他終於說出“Feuer”(開火)。在那一刻,我只看到我的顯示器從0(代表保險)跳到F(代表解鎖)然後按下按鈕並同時大喊“Achtung”(注意,這提醒裝填手)。我什麼都看不到,我聽到自己心臟狂跳,流滿身汗,但是我眼前只有一片黑。
我的車長拍了我的肩膀而且聽起來莫名的開心,終於在幾秒鐘後,也許是一分鐘,我再次看向EMES(主砲手觀測窗)然後可以看到目標接近中心的位置有一個小孔。
1024px-leopard_2_a7_eurosatory_2010
好吧,我沒注意到任何的“boom”或任何東西,只有一些震動和塵土。這很驚悚,卻真他媽爽翻了。
我們繼續其他6或7發,1-2發對移動目標,另一發在FCS不完全計算下,最後,一發在緊急情況下使用手動砲塔轉向和手工計算測得的距離。是的,在這些我們擁有的科技幫助下,通常使我們在98%的情況下擊中目標(除了砲手發生失誤),我們也學會不使用大腦和身體以外的任何東西來操作並射擊。那是個美好時刻,當我的車長拿走我的帽子(德國戰車乘組員戴黑色貝雷帽)並用工具扣下戰車標誌的主砲。扣下的主砲向所有人展示我在射擊試驗中全彈命中。這是一個非官方的標記,也使的穿戴者格外光榮。
未完待續—下一段我們會知道清理豹二感覺像什麼和在訓練中與美國的M1艾布蘭互相比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